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1. 長笛與豎琴的對話


  四月春暖,陽光燦然,且拋開愁困,迎向春和景明。

  聆樂很有道理,也沒什麼道理,有些工作是音樂學者或樂評家的事,我們只是享受一點聆樂的雅趣,懂不懂,偉大不偉大,好像沒什麼關係。

  說兩個小故事,聊供一粲。

  有一條蜈蚣每天興高采烈地出門,這裡走走,那裡晃晃,日子過得開心極了。有一天在路上遇到小螞蟻,這隻小螞蟻問蜈蚣:「蜈蚣先生,您這麼多腳,我很好奇您走路的時候到底是哪一隻腳先走?」蜈蚣敲了敲腦袋,努力思索這個問題。

  第二天,蜈蚣死在家門口,因為當牠要出門的時候,腦子裡想著小螞蟻的話,到底該先伸哪一隻腳,怎麼想也想不出來,就停在家門口,那天太陽很大,於是就被曬死了。

  另外一個故事是有關革命元勳于右任的故事,于右任那一把大鬍子和他的草書同樣著名,有一天有人問他:「右老,您睡覺的時候,鬍子是放在被子裡面還是外面?」當天晚上于右任失眠了,一整晚把鬍子放進被子裡又拿出來,拿出來又放進被子裡,就這樣折騰了整個晚上,兩眼睜睜到天明。

  聆樂雅趣,道理是說不完的,就像蜈蚣的腳,管它哪隻腳先走,反正走了再說;至於于右任那把大鬍子,管它放在被子裡面還是外面,睡了再說。聽音樂亦然,喜歡的多聽,不喜歡的少聽;現在不喜歡的,以後說不定會喜歡,開心就好。

  在樂器中,撥絃樂器一向比較不獲我的青睞,諸如吉他、魯特琴或豎琴,我和他們都沒什麼緣分,手邊有的撥絃樂器唱片,寥寥可數。說不出是什麼原因,就是聽得少,直到有一天聽到這張長笛與豎琴(Flute and Harpe)的唱片,始知泥塗亦有珠玉在。

  這張唱片是瑞士一家小唱片公司Pan所錄製,收錄了7首長笛與豎琴小品,有的是改編曲,有的是原創曲;作曲者有些耳熟能詳,有些名不見經傳,但共同的特色是都很好聽。作曲家包括:Henry Pucell(1658-1695), Frederic Chopin(1810- 1845), Claude Debussy(1862- 1958), Benjamin Godard (1849- 1895), Jeseph Haydn(1732-1809), Christoph-Willbald Gluck(1714-1787), Fransois-Jeseph Gossec(1734-1829), Julien- Fransois Zbinden, Carl Stamitz(1754-1809), George Bizet(1838-1875), Gabriel Pierne(1863-1937). 曲子長度從1分25秒到7分10秒,均屬小品,而且都是很好聽的小品。

  兩位熟女演奏家,吹著長笛,彈著豎琴,時而獨白,時而彼此對話,營造出清麗動人的氛圍。或許可以煮一壺咖啡,斜倚在窗邊的圓桌,似有意若無意地讓音符空間飛揚,享受一個美好的午後。

  瑞士這家Pan唱片公司我並不熟悉,只是偶然買到幾張他們所錄製的木管與豎琴合奏唱片,率皆清麗可喜,在春日裡享受音樂小品的洗禮。



◎Flute And Harpe/ Brigitte Buxtorf, Flute/ Catherine Eisenhoffer, Harpe, Pan: Pan 130 011, 1980。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