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2. 隨Rosemary Clooney起舞


  四月以後,山上的桐花開了,客家桐花祭正緊鑼密鼓地展開。我卻沈浸在網頁的製作裡,每日裡除了黃昏到後山散步一小時,其餘時間都在和我的網頁奮鬥。

  二十歲執筆屬文,年近半百,從未整理過自己的文稿,這回乘編寫網頁的機緣,為自己的文字生涯做一些整理,從文學到歷史,從歷史到音樂,六、七百篇文章,整理起來還頗累人的。有些文稿已結集成冊,找本書拍拍封面,整理目次、書序,就算了事。有些斷簡殘篇,散處各地,蒐羅匪易。有電子檔的還好,在硬碟裡找著找著就行了。雖然如此,仍在一些不常用的磁區,找到遺忘在角落裡的文稿,數一數竟有二、三十篇之多。沒有電子檔的,在剪報或手稿中尋尋覓覓,尤煞費功夫。所幸自2003年起,我已請助理陸陸續續整理了一些,剩下兩本半散文集尚未轉成電子檔,再費些時日,應可完成。

  整理文稿費心耗神,亦無暇專心聆樂,只能聽一些輕鬆的音樂,古典小品和爵士,伴我度過滑鼠與鍵盤交錯的漫漫長夜。

  我一向喜歡三五成群或五七成群的爵士樂,一種即興的自由風;而且在曲式的選擇上,喜愛器樂多於人聲。但在工作時聽聽爵士女伶的歌聲,讓自己輕鬆一下,倒亦是別有寄託。

  看到這張Everything's Coming Up Rosie唱片的封面,先已令人賞心悅目,盛開的紅玫瑰圍繞著Rosemary Clooney,散放著春天的信息。

  1928年5月23日生於肯塔基州的Rosemary Clooney,2002因肺癌過逝,演唱時間長達50年。在這漫長的演唱生涯中,Rosemary Clooney以她磁性柔美的嗓音,征服了美國的聽眾,可謂備受寵愛,是美國爵士樂白人女伶的長青樹。雖然在她之前,Billie Holiday已叱吒美國爵士樂多年,Billie Holiday淒美悲苦的身世,尤為爵士樂添上傳奇的色彩。聲望如日中天的Ella Fitzgerald和Sarah Vaughan,兀自在爵士樂壇屹立不搖。在以黑人樂手為主流的美國爵士樂界,像Rosemary Clooney這樣的白人爵士女伶,要闖出一片天談何容易。

  當Rosemary Clooney於1950年代出現樂壇時,很快以她完美的演唱技巧,富磁性的柔美嗓音,征服了美國聽眾。她不像Carmen McRae, Betty Carter或Sarah Vaughan 等女歌手那樣強調即興演唱,而是擅於表達歌詞的意境。相較而言,Rosemary Colooney的唱腔,介乎Ella Fitzgerald的Standard Jazz和Sarah Vaughan的Free Jazz之間,一直是我喜愛的樣式。

  Rosemary Clooney 1950年與Columbia唱片公司簽約,1951年以 “Come On-a My House”走紅,蟬聯八週冠軍。1952年Rosemary Clooney與Percy Faith樂團演唱日後Barbra Streisand唱紅的經典名曲 “Tenderly”; Rosemary Clooney的第二支冠軍單曲為“Half As Much”; 其後“Hey There”, “This Ole House”,分別在1954年成為冠軍經典。2001年Rosemary Clooney在Concord的最後錄音Sentimental Journey 獲葛萊美獎提名,雖然最後成為遺珠,卻獲頒葛萊美獎最佳終身成就獎的殊榮。

  這張Everything's Coming Up Rosie收錄了9首耳熟能詳的曲子:
   1.I Cried for You
   2.More Than You Know
   3.How Am I To Know
   4.I Can't Get Started
   5.I've Got A Crush On You
   6.Hey Here
   7.As Time Goes By
   8.All Of Me
   9.Do You Know What It Means To Miss New Orleans

  春雨時歇時續,陽光偶爾露臉,Rosemary Clooney柔美的嗓音,介乎Standard Jazz與Free Jazz之間的唱腔,加上Hanmilton溫柔的薩克斯風,帶我進入美麗的音樂天堂。



◎Rosemary Clooney: Everything's Coming Up Rosie; LP; Concord: 1977.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