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3. Martha Argerich演奏Robert Schumann Kinderszenen& Kreisleriana


  我好像春眠了,睡了一個長長的覺。醒來,發現唱針繼續在唱片的空軌上反復滑動,有如永恆迴圈。

  山上的桐花開了又謝,五月雪紛紛飄落。月桃花開了,野薑花還未含苞。山上的酢漿草和咸豐草在春雨裡寥落,我彳亍於山徑之間,尋找童年的夢。那時候溪水清清,魚兒游來游去,溪邊的大牛牯在那裡低頭吃草。兒時情景宛然如昨,我想起李叔同的〈憶兒時〉:「春去秋來,歲月如流,游子傷漂泊。回憶兒時,家居嬉戲,光景宛如昨。茅屋三椽,老梅一樹,樹底迷藏追。 高枝啼鳥,小川游魚,曾把閒情託。 兒時歡樂,斯樂不可作。兒時歡樂,斯樂不可作。」於是自唱片架上取出舒曼(Robert Schumann)的《兒時情景》(Kinderszenen)。

  當Martha Argerich優美的琴音自音響傳來,我的心彷彿便安頓了下來。春愁不再撩人,甜蜜時光自心底浮現。[/color]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次《兒時情景》錄音,比Vladimir Horowitz的演奏,更貼近我的心靈。雖然我並非Argerich迷,她演奏的Chopin鋼琴奏鳴曲、協奏曲,前奏曲,均屬名演;她且曾獲Chopin鋼琴大賽首獎,但我卻不覺得她的Chopin演奏錄音,有特別吸我的地方;她演奏的幾次Tchaikovsky Piano Concerto No. 1,均極精采,尤其和孔德拉辛的現場錄音,火花四射,劇力萬鈞,但仍非我的首選。反而是這張包括Kinderszenen和Kreisleriana的舒曼選曲,帶給我最多聆聽的感動。

  性感而個性強烈的Argerich,其實有點內向,常常覺得舞臺演出是非常孤獨的,因此中歲以後,喜歡與人合作室內樂,她覺得那樣比較有安全感。Argerich之所以常取消演奏會,或許即因不喜歡一個人在舞臺上孤軍奮戰有關。Argerich早年的演奏都親自打理一切,因為不假手經紀人,各地的演出邀約,均親手打理;演出結束亦是自己找地方進餐。一個人孤單面對演出前後的一切事宜,使得她越來越討厭演奏家的生活。原本強烈的自我意識使得她常常因各種細微的原因取消演出。後來雖有經紀公司負責安排演出,但她取消演奏會的惡名,連經紀公司都無法在演出前一分鐘判斷她是否上台,到場的觀眾亦只能在台下祈禱。我有幸在她2001年首度來臺演出時,在國父紀念館聽過她的現場。不知是否因場地的緣故,那天演奏的鋼琴音量甚小,音色卻很美,這和我在唱片裡聽到的粗糙聲響,有很大的差異。我從不懷疑Argerich的技巧,但對她粗劣的琴聲總不能苟同,唯一的例外就是這張舒曼的Kinderszenen和Kreisleriana唱片。

  父親是外交官的Argerich,從小即展現其音樂才華,父母發現其音樂天分,隨即替她尋覓啟蒙老師。Argerich自五歲起向Vincenzo Scaramuzza學習鋼琴。而為了使她有更好的學琴環境,父母決定全家移民到歐洲,十三歲起,Argerich在維也納、倫敦、瑞士等地,和許多著名的鋼琴家學琴,分別師事過Seidhofer, Gulda, Mrs.Lipatti, Stefan Askenase, Magaloff 和Michelangeli,其中以Gulda對她的影響最深,倆人並且維持了一生的友誼。至於Michelangeli,Argerich事後回憶,她記不得Michelangeli在大師班裡教過她什麼。

  Argerich 16歲那年參加三項國際大賽:里斯本、布梭尼和日內瓦大賽,其中布梭尼和日內瓦大賽日期相差不到兩個禮拜,這兩個比賽Argerich都獲首獎。1965年,Argerich 24歲時奪得華沙蕭邦大賽首獎,使其琴藝名揚全球。

  Argerich的音樂,感性勝於理性,常率性而為。瀟灑的個性,加上強而有力的手指,與驚人的能量,精湛的技巧,極適合演奏浪漫樂派作品,其演奏錄音亦以此為主。

  但我聆聽Argerich的演奏錄音,常覺其音色粗糙,至少和Michelangeli, Krystian Zimerman比起來,總覺觸鍵稍率性隨意,不夠細膩。而這張Robert Schumann的Kinderszenen和Kreisleriana錄音,卻一掃我昔日聆聽印象。其音色之美,令我大為傾倒,其中尤以Kinderszenen為最。可惜到了Kreisleriana的後3首,鋼琴粗糙的聲響又再度出現。初時我不解原因為何,後來讀到文獻,始知在錄這張唱片時,Argerich請Ivo Pogorelich的妻子也是其業師的Alice Kezeradze指導,但唱片未錄完,Alice Kezeradze已不再指導Argerich,因此Kreisleriana的後3首又回復Argerich原來的粗糙聲響。至於Alice Kezeradze何以不再指導Argerich,文獻無微,原因為何,殆難考據。

  Kinderszenen的琴音自Martha Argerich指端輕輕流瀉,兒時情景宛然如昨。乘著歌聲的翅膀,春日的跫音,已隨風遠颺。



◎Martha Argerich/ Robert Schumann/ Kinderszenen& Kreisleriana, DG, LP, Digital, 410-653-1, 1984.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