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 音樂連環套


  我聽音樂很隨興,除了極少數情況,我會選擇一些計畫聽的曲目或演奏,大部分時候都是隨興而聽,拿起唱片就放,放了就聽。如果是整套的唱片,諸如Beethoven鋼琴奏鳴曲全集或Mozart交響曲全集,我可能從第一張或最後一張聽起,聽完後把唱片放回盒子時,我會順手把手冊夾在聽完和未聽的唱片中間,下次再聽這盒唱片時,就從下一張聽起。

  有時我也會一次拿幾張唱片疊在待聽區,一張張放著聽,而臨時想到什麼相關唱片,亦就讓它隨意插隊,反正聽音樂,開心就好,又不是做功課,聽到哪裡算哪裡,也不必有一定的進度。我忽然想起那位被罵荒淫無道的昏君隋煬帝,晚上臨幸后妃時殊無定數,騎著羊,羊走到哪位后妃宮室就臨幸哪位后妃,后妃們於是在草葉和竹葉上灑鹽,據說羊愛吃灑了鹽的草葉和竹葉。祇是不知道那些奏唱家們,是否也在唱片上灑了鹽,以誘我取聆。

  就像剛剛聽完Sergiu Celibidache指揮的Schubert《第九號交響曲》,速度極慢,但益顯此曲之「偉大」,最近有愈來愈喜歡Celibidache的感覺,他指揮的樂曲一般採取比較慢的速度,但旋律的線條因而更清楚,而且在慢的同時,張力猶在,層次分明,音色豐厚,很能撼動我心。

  原本我是聽著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Ernest Ansermet指揮L’orchestre de la Suisse Romande 的演奏;順道也聽Ansermet 指揮的Mussorgsky: Pictures at Exhibition; 也就順著聽了Celibidache指揮的Mussorgsky: Pictures at Exhibition;接著又聽Celibidache指揮Schubert的《第九號交響曲》,從這裡或可略窺我聽音樂的線索。

  有時覺得我聽音樂真像連環套,聽了某個指揮演奏的某個曲子,接著就聽另一個指揮的同一首曲子,再由指揮去找另外的曲目,就這樣繞著跑來跑去。反正好玩,聽音樂本來就是一種游戲,開心就好。



brs>◎這張Ernest Ansermet指揮L’orchestre de la Suisse Romande演奏的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絃樂的透明度和音色,令人動容。London: CS 6212.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