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春》之奏鳴曲


  我與春天有約。

  西班牙裔的美國自然主義哲學家與美學家George Santayana,55歲那年在哈佛大學任教。有一天Santayana正在上課,忽然聽見窗外鳥鳴啁啾,Santayana愣了幾秒鐘,然後將粉筆往身後一扔,對全班同學說:「我和春天有約!」接著轉身,步伐輕快地走出教室,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乞食講堂,案牘勞形的我,可沒有Santayana那麼率性,縱使窗外鳥鳴嚶嚶,蟲鳴即即,我仍是乖乖地在教室上課,講著我覺得累,學生覺得無聊的課。

  於是每日黃昏給自己一點抒發心情的時間,到學校的後山散步一小時,聊為中歲以後的運動,且與山林執手相問。

  友人來信,告訴我三月初六驚蟄,萬物甦醒,希望我的心情不要停佇在冬天。在後山散步時,紫花酢醬草遍地裡開著,俗稱恰查某的咸豐草白色的小花迎風搖曳,展露動人的語態,春天果然到了。

  散步歸來,取出Arthur Grumiaux/ Claudio Arrau合作的《春》之奏鳴曲放在唱盤上,Grumiaux優雅的小提琴於是彌漫整個研究室。

  在Beethoven的鋼琴與小提琴奏鳴曲作品中,最著名的當屬第9號Kreutzer, Op.47,但最令人喜愛的或許是《春》,那充滿希望的旋律,甜美的小提琴,輕輕呼喚著春天的信息。和小提琴親切對話的鋼琴,引領聆樂者到風光明媚的大地。每當我心情低落的時候,每當我愉悅的時候,《春》之奏鳴曲總是帶給我生命的喜悅。不論春夏秋冬,只要《春》之奏鳴曲響起,我就感覺已經是春天了。

  《春》之奏鳴曲名版甚多,如Arthur Grumiaux/ Clara Haskil; David Oistrakh/ Lev Oborin; Henryk Szeryng/ Ingrid Haebler; Itzhak Perlman/ Vladimir Ashkenazy; Joseph Szigeti/ Claudio Arrau; 都各有特色。但這張Arthur Grumiaux/ Claudio Arrau合作的《春》,在眾多錄音中,最愜我心。

  為了享受Arthur Grumiaux的小提琴音色,我特別將唱頭接到昇壓器上,透過Klimo Merlin前級所附的MM唱頭放大,感受真空管欸乃的小提琴高頻泛音,這是春天最美的顏色。

  我和春天有約,山坡上的杜鵑和漫山遍野的紫花酢醬草,一路陪著我散步的旅程。我和春天有約,在Arthur Grumiaux/ Claudio Arrau合作的《春》之奏鳴曲裡。

George Santayana

  西班牙裔的George Santayana,在美國成長,在世界悠遊,是一個永遠的異鄉人,真正自由的靈魂。

  台灣可覓得其《美感》、《英倫獨語》之中文譯本。其中《英倫獨語》乃第一次大戰前後,Santayana寫下55篇旅英期間的所思所感,1922年集為《英倫獨語》出版。

  Santayana心儀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嚮往希臘古典傳統,以清明的思想與夢幻的詩意,談論英國的氣候、建築、文學、宗教、哲學和生活習俗,並對照古往今來的聖賢文明。隨著Santayana這位哲學家詩人的心靈與視野,重現廿世紀初的時代背景,更引領讀者走進一個理想的英倫國度。

  Santayana不僅是自然主義哲學家與美學家,也是著名的詩人,余光中曾譯〈給 W. P.〉為中文:

  給 W. P. George Santayana

   With you a part of me hath passed away;
   For in the peopled forest of my mind
   A tree made leafless by this wintry wind
   Shall never don again its green array.
   Chapel and fireside, country road and bay,
   Have something of their friendliness resigned;
   Another, if I would, I could not find,
   And I am grown much older in a day,
   But yet I treasure in my memory
   Your gift of charity, and young heart's ease,
   And the dear honour of your amity;
   For these once mine, my life is rich with these.
   And I scarce know which part may greater be, -
   What I keep of you, or you rob from me.

  譯文:
   我生命的一部已隨你而消亡;
   因為在我心裡那人物的林中,
   一棵樹飄零於冬日的寒風,
   再不能披上它嫩綠的春裝。
   教堂、爐邊、郊路和灣港,
   都喪失些許往日的溫情;
   另一個,就如我願意,也無法追尋,
   在一日之內我白髮加長。
   但是我仍然在記憶堿藕
   你仁慈的天性,你輕鬆的童心,
   和你那可愛的,可敬的親祥;
   這一些曾屬於我,便充實了我的生命。
   我不能分辨那一份較巨 ——
   是我保留住你的,還是你帶走我的。



◎Beethoven的鋼琴與小提琴奏鳴曲《春》,是一首膾炙人口的作品,錄音之多有如過江之鯽。這張Arthur Grumiaux/ Claudio Arrau合作的《春》Op. 24; Op. 12, 在眾多錄音中,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一次。Philips: 9500 055, 1975。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