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 牛山咖啡香


  水璉,位於花蓮縣壽豐鄉的海濱,從花蓮出發,沿著省道臺11線海岸公路南行,抵達26.7公里處,看到“牛山”路標,左方有一條往海邊的山路,沿路而行約1.5公里即可抵達牛山咖啡館。

  聽說牛山的咖啡一級棒,於是找一個夏日的午後走訪牛山。

  沿著濱海公路南行,左轉穿過花蓮大橋,往海岸公路行去。迎面而來的太平洋,湛監的海水,碧空如洗,是我夢裡想望過千百回的風景。

  每次回花蓮我都會選擇到海岸公路走走,有時到鹽寮附近的海岸公園涼亭隨意坐下;有時開車到更遠的豐濱、石梯坪、大港口;而不論到海岸公路的那一段,縱目望去,太平洋湛藍的海水向天涯漫去,海天交接的彼端是細細的一條線,在少年十五二十時,我常常想像著那裡就是天涯了。

  來到牛山,因著出遊的時間避開人潮,山空野曠,林樹陌陌,頗有幽然南山之樂。近幾年來因旅遊風氣興盛,每逢假日,山水勝景遊人如織,我卻總提不起出門的勁兒。所幸我的工作比較彈性,沒課的時候可以隨意出外走走,因此我總選擇寂靜的午後出門,找一方無人的天地自在行。到了假日反倒乖乖地待在研究室工作,既然到處都是人擠人,還不如到學校做點研究,寫些東西,在工作上有點交代,然後就可以在平常的日子出遊。

  於是,決定去喝一杯香濃的牛山咖啡。

  我發動車子沿著往海邊的林間道路前行,兩旁的林樹蓊蓊鬱鬱,雜花生樹。行約5分鐘,牛山咖啡屋入口赫然在望。買好門票,再往前開50公尺即為停車場所在。

  停好車,我先進咖啡屋點了一杯卡布其諾,我喜歡看奶油在咖啡裡慢慢融化的感覺。木造的咖啡屋,零零落落地坐著幾個和我一樣的遊山者。屋子中間的表演臺,樂手自得其樂地拉著小提琴。

  在林間木屋喝一杯卡布其諾的感覺真好,濃濃的咖啡香,伴隨即興自由的音樂,有一點悠閒浪漫的感覺。拉小提琴的樂手放下小提琴,拿起旁邊的薩克斯風吹將起來,慵懶的曲調,使咖啡屋的午後充滿爵士風情。平常我總愛在午後放一張爵士唱片,煮一壺咖啡或泡一壺茶,享受研究室慵懶的午後。

  喝完咖啡,信步到木屋外走走。順山坡而上,放眼望去,東面是一望無垠的太平洋,西面是層層疊疊的山巒起伏。順著山坡漫長著青青草原,除了咖啡屋的主建築之外,另有4間木屋可供住宿,木屋就蓋在林樹之間。鳥鳴嚶嚶,海風輕吹,抖去一身牽掛,我也成為牛山風景的一部分。

  走下山坡,東南方是一座小小的牧場,不遠處有幾頭水牛在吃草,宛如童年的景象忽到眼前來。1990年代臺灣農村現代化之後,鄉間已經難得看到水牛,而我一直認為沒有水牛的農村,實在有點不像農村,這種根深柢固的情結,要改變恐怕是很難了。  

  沿小徑行向海邊,長長的沙灘堆積著鵝卵石,這是東海岸海灘的共同特色。蔚藍海洋掩映藍色的天空,陽光照在海面上,粼粼波光,變化萬千。在這山海交接的地方,我諦聽浪花拍打岸邊的聲音,自然的節奏,伴隨著生命的樂章。  

  帶點慵懶的夏日午後,自然美景使我忘卻生活的細碎瑣事,沒有要趕的研究報告,不必掛心明天的授課資料,只是悠然沈浸在美景天成的山水情懷裡。也許我該常到這裡來走走,品嚐牛山的咖啡飄香,以及環目四顧皆美的山巔海角。而這裡是我的故鄉,不是天涯。  



圖1:這裡是往牛山咖啡的入口,原住民圖案的造型,鮮艷的顏色,在山海之間極為明顯,所以只要稍加留意,應該很容易找到往牛山咖啡的路。

圖2:山連海,海連山,你到牛山來,看到的就是天地造化的自然美景。

圖3:以牛為造形的涼亭,比牛棚還要像牛棚。

圖4:有著歐洲式斜屋頂的牛山咖啡屋外觀。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