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 Krystian Zimerman鋼琴獨奏會


  在鋼琴家中,我最想聽的現場演奏有四個人,Emil Gilels, A. B. Michelangeli, Maurizio Pollini和Krystian Zimerman。Emil Gilels和 A. B. Michelangeli兩人已蒙主寵召,Pollini支持共產黨,大概不會到臺灣來演奏,剩下唯一的機會是Krystian Zimerman。

  在唱片裡聽到的Krystian Zimerman,音色絕美,有時耽溺其中,不可自拔,加上他的演奏曲目偏窄,樂評家們常對其未拓展演奏曲目薄有微詞,我卻不那樣想。一個人肯在有限的曲目中追求完美,未始不是音樂家自我完成的一種要求。

  Krystian Zimerman的Chopin演奏固獨樹一幟,博得樂迷好評。但在Chopin曲目中,我最喜歡的並非鋼琴協奏曲,而是Ballade,那完美明華麗的音符,把ChopinBallade 詮釋得淋漓盡致,雖然不一定是Chopin的原始樣式,唯美的觸鍵,華麗而堂皇的琴音,使我沈浸其中而不可自拔。Krystian Zimerman 和Herbert von Karajan合作的Grieg鋼琴協奏曲,亦是我極喜愛的演奏,開廓的音場,Krystian Zimerman極盡變化之能事的鋼琴,Herbert von Karajan有點過度濃烈的管絃樂表情,一覽無遺。

  Krystian Zimerman,1956年12月5日生於波蘭人,1975年,年僅十九歲的Krystian Zimerman贏得Chopin國際鋼琴大賽首獎,同時並拿下波蘭舞曲和馬祖卡舞曲獎,成為該比賽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首獎得主(直到2005年,年僅十七歲的李雲迪,獲得Chopin國際鋼琴大賽首獎,方始打破Krystian Zimerman最年輕得主的紀錄),也打破從1927年開始舉辦Chopin鋼琴大賽以來,波蘭人在Chopin鋼琴大賽中始終拿不到好成績的魔咒(印象裡他似乎是截至2005年為止,第一位獲得Chopin國際鋼琴大賽首獎的波蘭人)。

  在有關Krystian Zimerman的介紹中,總會提及Artur Rubinstein贈他以金鈕扣,對像我這樣並不是太喜歡Artur Rubinstein的愛樂者而言,意義並不大。在演奏技巧和音色的處理上,我反而喜愛Krystian Zimerman多於Artur Rubinstein。Artur Rubinstein的演奏有其代表性,亦有其時代意義,就Chopin的作品演奏而言,我約略只喜歡Artur Rubinstein的《馬厝卡舞曲》和《夜曲》,Chopin的其他鋼琴作品,我各有不同的喜愛演奏錄音,Artur Rubinstein的演奏錄音反而聽得次數不多。但這並不表示Artur Rubinstein不偉大,只是我距離他比較遠。Krystian Zimerman的完美技巧,富涵情感的詮釋風格,剛好離我比較近,他的演奏錄音常在我的唱盤上轉動。在旅行演奏時,Krystian Zimerman和他的前輩A. B. Michelangeli, Vladimir Horowitz一樣,喜歡攜帶個人專用的鋼琴,惟這次在國家裡樂廳的演奏,因911事件之故,攜帶鋼琴搭乘機不便,而攜帶其個人習慣用的鍵盤來台組裝,以求有更完美的演出。

  Krystian Zimerman台風穩健,充滿靈性的氣質,如同Chopin的化身。如果說十九世紀的Chopin,由二十世紀的Alfred Cortot, Artur Rubinstein發揚光大,那麼Krystian Zimerman應是二十一世紀Chopin最佳代言人,傳承波蘭音樂的香火。Krystian Zimerman雖以Chopin成名,但亦試圖跳脫Chopin框架,將自己重新定位為全方位的鋼琴家。Krystian Zimerman,拓展Chopin以外的曲目,特別是德奧浪漫樂派的作品, Beethoven, Johannes Brahms, Schubert, Schumann等人的作品,已出現在他的錄音或演奏曲目上。

  Krystian Zimerman行事作風低調的,被稱為鋼琴界的哲學家,深入鑽研樂譜與相關歷史資料,不以誇張的詮釋討好聽眾,故其演奏較少炫彩,猶似與自己對話,細心照顧演奏的每個細節,觸鍵的音色,琴鍵振動的頻率,使其音樂如詩,因而博得「波蘭鋼琴詩人」之雅號。許多時候Krystian Zimerman選擇獨語,這也是他被樂評家評為耽溺的由來。

  1997年Krystian Zimerman曾經在台北舉辦過獨奏會,彼時我正陷入一場混亂的論戰中,無心前往聆賞。那次的曲目是海頓和舒伯特。這次Krystian Zimerman再度到臺灣來,我心裡一直記掛著要去聽這場演奏會,感受現場Krystian Zimerman的魅力。

  2006年Krystian Zimerman舉行50歲全球巡演紀念盛會。7月8日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奏曲目如次:

  Mozart: C大調鋼琴奏鳴曲,K330

  Ravel: Valses Nobles et Sentimentales(高貴而感傷的圓舞曲)

  Gershwin: 三首前奏曲

  中場休息

  Chopin: b小調第三號鋼琴奏鳴曲,作品58B

  Chopin: 馬厝卡舞曲,作品第24號

  這次演出的曲目,我在Krystian Zimerman的唱片裡只聽過Mozart 《C大調鋼琴奏鳴曲,K330》,Chopin《馬厝卡舞曲,作品第24號》,在唱片裡Krystian Zimerman的琴音剛柔並濟,在嚴謹觸鍵下綻放狂烈的熱情,是我心目中現存鋼琴家音色最美的。

  2006年7月8日,我終於在現場聽到Krystian Zimerman的鋼琴演奏。開場的Mozart 《C大調鋼琴奏鳴曲,K330》,在古典的優雅曲式中,呈現純美的音色,我的唱片收藏中有這首曲子的錄音,經過二十年,音色依舊美得令人心驚,而且在現場聽起來,和唱片裡的音色極為接近,除了低音鍵可能因為國家音樂廳的殘響較長,稍稍不夠密實。但也很可能是我的音響調整得太過硬質,這中間很難判準。

  接下來是Ravel的Valses Nobles et Sentimentales,Ravel是音色魔術師,將鋼琴的各種音色極所能的展示,Krystian Zimerman觸鍵亦朽變化之能事,與錄音中的Debussy 前奏曲有異曲同工之妙。

  Gershwin的三首前奏曲我並不熟悉,Krystian Zimerman彈來時而激越,時而俏皮,頗見巧思。

  下半場一開始是Chopin Mazurka, op. 24;我手邊的唱片是1977年的現場錄音(LP, DG 2530826),年輕的Krystian Zimerman在現場真是火花四射,琴音光輝燦爛,和Artur Rubinstein的濃重鄉愁不可同日而語。而在國家音樂廳的Chopin Mazurka, op. 24,除了琴音絕美之外,多了幾分溫潤,我不知道是因為演奏的緣故,或是國家音樂廳的音響效果如此,Krystian Zimerman的琴音不若唱片中生猛,雖然華麗依舊,火氣似乎少了一些。

  接下來是當天的高潮:Chopin Sonata No. 3;這曲子我一向喜歡Emil Gilels的演奏,那種恢宏的氣魄,只有Emil Gilels的演奏能撼動我心。我個人一直不喜歡把Chopin彈得幽微而柔弱,雖然那是詮釋Chopin的一種面向,但我喜歡明朗的Chopin,試想一個崇向革命的音樂家,豈能只有詩情?因此我喜愛的Chopin演奏,往往是詩情與革命俱在,溫柔與剛強並存。Krystian Zimerman的現場演奏,絲毫不輸給Emil Gilels,大開大闔的琴音,上下縱橫,強弱對比鮮明,完全呈現出Chopin作品阿波羅的一面。我喜歡這樣的演奏樣式,陽光燦爛,火花四射。

  安可曲居然是Chopin敘事曲第四號,令觀眾大呼過癮。本來以為到這裡演奏會該結束了,Krystian Zimerman卻又再度走到鋼琴邊,彈了第二首安可曲,惟此曲目我並不熟悉,不知其詳,只見Krystian Zimerman以炫技之姿再度博得現場的熱烈掌聲。(有人指出第二首安可曲是Grazyna Bacewicz 的第二號奏鳴曲)



◎2006年7月8日Krystian Zimerman在國家音樂廳演出的節目單。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