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1.現場音樂會


  前些年,我每個月去兩次現場音樂會,說多,實在不多;說少,勉強可以滿足我卑微的愛樂心情。這兩年諸事煩瑣,聽現場音樂會的情形少些,但一兩個月總會去一次。

  印象裡有一次去聽Mischa Maisky的大提琴獨奏會,曲目是Bach無伴奏大提琴,聽黑膠唱片的人都知道,Bach無伴奏大提琴的唱片簡直貴弊了,可是現場的Bach無伴奏大提琴卻最省錢,因為連鋼琴伴奏都不用,演奏費由獨奏者獨拿。那天進埸坐定位後,發現老友莊裕安醫師就坐在旁邊。演奏會快開始前,我看到舞台旁邊有一位穿著黑色及膝緞質禮服的長髮女生,說真的,人既長得漂亮,穿著又高雅迷人兼性感,我幾乎聽到自己喉嚨發出的咕咕聲。於是我推了推莊裕安,莊裕安說了句:「啊那係來聽〈天鵝〉的。」那天的曲目可是Bach無伴奏大提琴呢!

  正式曲目演奏結束後,Mischa Maisky拉了7或8首安可曲,他是很會和聽眾互動的,那晚大夥兒全被他搞瘋了。結果安可曲第2首拉的就是〈天鵝〉,當旋律一出現,我和莊裕安都笑了起來。我們同時想起節目開演前看到的那位美女。

  上述故事只是寫好玩的,我可是女性主義的支持者,婦女新知的創辦人李元貞是我的大朋友,我有許多朋友是新女性主義者,我自己絕對尊重女性,上述故事只是偶爾的調皮。

  記憶裡有幾次音樂會是印象很深的,諸如VPO的兩次來台演出,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第一次來台演出,Dresdn,怪老子柴利比達克和慕尼黑愛樂,Pletnev獨奏會和他帶領的俄羅斯國民交響樂團,Gidon Kremer的獨奏和他帶領的絃樂團。我想,也許我該把這些印象寫出來,但有些年深日久,印象亦不深刻了。



◎Maisky喜歡穿三宅一生設計的禮服上臺演奏,吸引許多女性樂迷。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