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2. Emil Gilels的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 30, 31


  於是我將轉身,前往不知名的國度。

  1985年,Emil Gilels錄下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 30(op. 109), 31(op. 110);隨即蒙主寵召,於是這張唱片成為Emil Gilels Beethoven Piano Sonata錄音的絕響,留下錯愕莫名的愛樂者。Emil Gilels享年68歲,正是鋼琴家最成熟的年紀。當1970年代Emil Gilels開始錄製Beethoven Piano Sonata時,愛樂者引領企盼著又一套Beethoven Piano Sonata的全集錄音,在Artur Schnabel, Wilhelm Backhaus之外,建立二十世紀Beethoven Piano Sonata全集錄音的新標竿。十年磨劍,Emil Gilels終究把缺憾還諸天地。

  在寫完巨大壯碩的《琴槌》(Hammerklavier, op. 106)奏鳴曲之後,Beethoven回到內心深處,完成了這首Piano Sonata No. 30(op. 109)。在完成生命的高峰之後,Beethoven以柔軟的心取代堅強意志,譜下這首有別於昔往的鋼琴奏鳴曲。Piano Sonata No. 30(op. 109)第一樂章以速度與節拍均不相同的兩個主題開場,Emil Gilels用淡雅的觸鍵銓釋,不經意間轉入富有表情的慢板。在這裡聽不到一般Emil Gilels演奏Beethoven Piano Sonata的強勁觸鍵,而代之以溫柔。

  第二樂章最急板,在性格上屬詼諧曲,但力感與沈靜交織,樂曲在強弱交替間推衍進行,最後以漸強結尾。Emil Gilels的演奏從容不迫,展現澄明清澈的意境。

  第三樂章如歌且充滿感情的行板,是整首樂曲的核心,用變奏曲型式展現溫和表情底層的深邃感動,六個變奏呈現不同的面向,從充滿感情的第一變奏,輕鬆愉快的第二變奏,到賦格曲風的第五變奏,回復原型如初速度的第六變奏,幽靜地回到原型的第一主題,最後以感慨萬千的氛圍結束樂曲。Emil Gilels的演奏精準而淡然,其間若隱若現的主題,彷彿消失在遠方。

  No. 31(op. 110)的情緒起伏比No. 30(op. 109)更為豐富,整個樂曲籠罩著深沈的悲涼之意,然猶寄託甜美的夢幻。Emil Gilels的演奏充滿歌唱性,溫柔的觸鍵,緩緩訴說著幽微綿長的故事。直到第三樂章始一掃悲嘆之情,在昂揚不屈的音符中,高唱大江東去。

  人生有憾,Emil Gilels的最後錄音,留下人間絕美的贊嘆。   



◎Emil Gilels 的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 30(op. 109), 31(op. 110),是人間絕美的贊嘆。DG, P 1985, c1985, 419 174-1; 我尋尋覓覓,未見DG版,只好以Melodia 版充代; Melodia, c1987; C10 25241 006。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