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4. Svjatoslav Richter演奏Franz Schubert D. 960


  請再回首,看我一眼,遠離夢幻甜蜜,歲月依舊靜好。

  內斂沈靜的音符自指間展開,舒緩而悠遠,沒有驚濤駭浪,祇是任音符在指間流轉,述說著歲月裡淡淡的故事。不同於D. 959的華麗,D. 960以素樸樣貌呈現Schubert的內心世界。

  1828年,Schubert完成了三首鋼琴奏鳴曲,遺作出版時編號為D. 958, 959, 960;這一年是Schubert生命的最後一年,緣於歌曲的普受重視,人們總記憶Schubert身後出版的《天鵝之歌》,反而忽略這三首晚期鋼琴奏鳴曲。說忽略或許並不精確,對愛樂者而言,Schubert這三首晚期鋼琴奏鳴曲仍是音樂史上的瑰寶,祇人們太習慣於他的藝術歌曲,雖然D. 958, 959, 960仍有其不可忽視的地位。

  相較於D. 959的華麗曲風,D. 960選擇了一種比較恬淡的樣式。第一樂章左手的顫音予人深刻印象,以弱音為啟始的奏鳴曲樣式,樂曲以稍滯澀的方式行進,猶似舒緩的步伐。緊湊的張力,加上巧妙的轉調,讓樂曲在不流暢的旋律中,呈現多采的變化。Svjatoslav Richter演奏以平穩的觸鍵,淡雅的音色緩步以行,猶似小品散文的簡單敘事。

  第二樂章以歌謠體唱出輕快的樂章,旋律親切而柔美,感情細膩起伏,在幽微處出現吉光片羽。Richter的演奏,觸鍵輕盈,帶著絲綢般的柔美,氤氳出朦朧氛圍,有如一首無憂慮的敘事詩。

  第三樂章的詼諧曲,迥異於Beethoven的壯廓,以弱音為主的旋律,在安祥氣氛中呈現明暗表情。進行曲部分,左手強音與右手的切分音微妙配合,一路悠遠行去。Richter的演奏節制低吟,展現出宋詞般的意境。

  第四樂章為不合規則的奏鳴曲式,因缺乏發展部之故,使主題性格趨向迴旋曲。轉為急板的尾奏,音符在追逐中強勁地結束全曲。Richter以遒勁的指端敲擊鍵盤,營造出壯碩的場景,使樂曲在昂揚中收束,展現全曲的高潮。

  最後的回眸,淡然的語調,Schubert屢屢回首人世的歲月迢遞。低吟的觸鍵,Richter展現非一般所熟悉的Richter樣式,使D. 960有如一篇恬靜的敘事散文。   





◎Svjatoslav Richter演奏的Franz Schubert D. 960,有許多版本,我喜歡日本新世界發行的唱片,MKX-2005, p. 1974。

◎Eurodisc/ Melodia版,86222 MK, p. 1972。在音色上,我喜歡新世界的刻片多於Eurodisc/ Melodia版。CD的版本更多,有心的網友,自可找到Richter各種不同場合的錄音,以及其他鋼琴家的各種演奏版本,我就不多事種芭蕉了。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