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7. Otto Klemperer的Beethoven Symphony零縑


  聽著Beethoven Symphony No. 5,Otto Kelemperer那精準的絃樂,明確的對位與和聲,讓我感受不一樣的5號。

  這首曲子我一向聽Carlos Kleiber的演奏多些,今天想聽聽Kelemperer,以絃樂為中心的詮釋方式,和Carlos Kleiber用銅管展現力度的方式,實有極大差異。

  就像Kelemperer的Beethoven Symphony No. 9,那一開始就呈現絃樂張力的第一樂章,真是棒極了,齊整整的絃樂襯托著木管悠揚。很少有人把Beethoven Symphony No. 9 的第一樂章奏成那樣,穩穩的絃樂,一個音符都不放鬆,然後一個樂章一樂章往前推,最後快樂頌出現的時候,真的有那種走過幽暗山谷又見陽光的感覺。

  德國諺語有云「最後笑的笑得最甜」,每次聽Klemperer指揮的樂曲就有這種感覺。聽完9號,當然就該6號登場了,仍是Klemperer帶我到風光明媚的河岸,皺著眉頭等待雨過天青。樂器之間的對位與和聲,Klemperer表現得仍是精采絕倫。暴風雨中的短笛呼嘯而上,更顯淒厲,直到風雨結束,陽光初現,我又看到了Klemperer帶著苦苦的笑舞動著指揮棒。   



◎Otto Klemperer的Beethoven Symphony 6,猶似走過幽暗山谷又見陽光。LP: Columbia 33CX1532, P. 1958。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