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 Gidon Kremer的Tango現場演奏


  再度聽到Gidon Kremer的Tango現場演奏,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兩年前,同樣在國家音樂廳,Gidon Kremer帶領他的波羅的海絃樂團(Kremerata Baltica),演出一場美的饗宴。昨天晚上,Gidon Kremer再度站在國家音樂廳,為臺灣聽眾帶來動人的Tango舞曲。

  Gidon Kremer的同輩演奏家中,Itzhak Perlman最中規中矩,鄭京和的表情最細膩,Gidon Kremer最富新意,而我亦對Gidon Kremer情有獨鍾,非關好壞,只是喜歡。

  友人為我買了十二月二日的票,本來我對前一天曲目有Arvo Part很感興趣,但因為有課,所以選了十二月二日的Tango。上半場的曲目是Shostakovich: Prelude and Scherzo For String Octet, Op. 11(給絃樂八重奏的前奏曲與詼諧曲);Mendelssohn: String Quintet in B-flate Major, Op. 87(降B大調絃樂五重奏);下半場曲目清一色是阿根廷作曲家Piazzolla的Tango作品。

  節目一開場的Shostakovich: Prelude and Scherzo For String Octet我並不熟,初聆之下覺得與他的絃樂四重奏有類似曲意,一些不和諧音和如波浪般前進的節奏,不時出現各聲部粗糙的絃樂聲,具有Shostakovich室內樂的一貫風格。第二首Mendelssohn: String Quintet in B-flate Major由Gidon Kremer親自領軍,可能因為Mendelssohn這首曲子的緣故,絃樂忽地優雅起來,Gidon Kremer那把瓜內里琴(Guanerius Del Gesu)的音色真美,這是我現場唯一聽過的瓜內里小提琴,其他幾位使用瓜內里琴的謝霖(Henryk Szeryng)、柯岡(Leonid Kogan)、海飛茲(Jascha Heifetz),都只在唱片裡聽過。Mendelssohn這首《降B大調絃樂五重奏》優雅純美,帶點天之驕子為賦新愁強說詞的意味,整個樂曲在淡雅中進行,和Shostakovich《給絃樂八重奏的前奏曲與詼諧曲》的粗糙和生猛,完全背道而馳。而對這樣的選曲方式,我覺得既新鮮又有趣。

  下半場的Piazzolla Tango作品,是這場音樂會吸引我的主要因素。第一首小提琴獨奏的 “Tango-etude” for Violin,Gidon Kremer拉得入木三分,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一把小提琴可以把Tango作品,拉得如此鮮活,如此完整地呈現。

  “Rio Sena” for String Trio,拉小提琴的Gidon Kremer,和中提琴、大提琴手合作無間,完美地呈現出Tango的自由曲風。鐵琴演奏的 “Night Club 1960” for Vibraphone Solo,Andrei Pushkarev的鐵琴,音色變化極為豐富,樂曲亦頗動聽,但可能是我程度不夠,聽不出Tango的節奏。

  兩首小提琴與鐵琴的“Ave Maria”(聖母頌) and “Milonga Loca”(瘋狂宴會),Gidon Kremer和Andrei Pushkarev的演出極為精采,兩人的默契極佳,像朋友間自由的對話。

  正式曲目結束後,聽眾熱烈的掌聲,Bravo聲不斷,Gidon Kremer帶領波羅的海絃樂團演奏了兩首安可曲,現場聽眾如痴如醉。

  古典音樂通俗化,通俗音樂古典化,是Gidon Kremer帶給我們最好的禮物。中歲以後,有時我喜歡這類輕巧的小品多於大型曲目;在有趣、好玩的演奏裡,顯現出音樂的流動性與自由自在。

  一時相見一時老,滿頭白髮的Gidon Kremer,在舞台上依舊肢體語言豐富,Tango舞曲在他手裡玩得多麼自在,愉悅的音符在音樂廳飛揚,帶來一場華美的音樂饗宴。   



Gidon Kremer的Tango音樂會,呈現出華麗、自由的音樂氛圍。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