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Emil Gilels演奏Johannes Brahms Ballade op.10


  耳邊傳來Emil Gilels演奏的Johannes Brahms Ballade op.10,明亮的琴音,Emil Gilels將Brahms式的憂傷轉為恢宏,有異於一般演奏Brahms的幽黯與淡然,Emil Gilels呈現出完全不同風格的Ballade op.10。

  相較於Chopin四首敘事曲的雄壯豪邁,Brahms的四首敘事曲,以嚴謹、素樸的短曲形式出現。敘事曲(Ballade)本身即是故事,惟與文學所表現的內容,並非完全相同。

  Brahms的四首敘事曲各有故事。第一首〈艾德華敘事曲〉,本事為子弒父,但Brahms並未細述故事的各種場面,而是呈現詩的精神,得其神而遺其形,取其詩境而已。Emil Gilels的演奏,將本事拋卻,純然表達詩境,的是高明。

  第二首是少女的敘事詩,曲中充滿各種憧憬與夢境,婉而成章。Emil Gilels的琴音忽近忽遠,傳達了夢境般的場景。用鋼琴表現強弱對比是可理解的,但Emil Gilels在這首敘事曲所表現的遠近卻難以想像。如非親耳所聞,我也不相信一架鋼琴可以如此呈現遠近之感。

  第三首b小調加上間奏曲的標題,較Brahms其他三首敘事曲輕快,卻具有Schumann所說的「魔性」。在清麗的月光之後,群妖亂舞,呈現灰黯的基調。Emil Gilels的演奏,將明黯對比做得歷歷分明,神乎其技地出入於音符之間。

  第四首B大調尤近於間奏曲風格,短短的樂曲中,時而明朗輕快,時而幽黯沈重,展現出Emil Gilels鋼琴觸鍵的無限可能。

  Brahms這四首敘事曲,是我聽過的Emil Gilels錄音中,技巧與意境最完整呈現的一次。樂曲中的強弱對比,愉悅與幽黯的各種表情,用鋼琴表現少女夢境的遠近高低,如夢似幻,令人嘆為觀止。   



◎Brahms這四首敘事曲,完整呈現Emil Gilels的技巧與意境,對鋼琴的控制力近於神乎其技。DG, P 1976, C 1976, 2530655。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