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5.碧蓮寺的山歌仔


  總是在不經心裡想起,冬日午後,碧蓮寺前的茄苳樹下,伊呀伊呀響起椰胡的聲音,清平的歲月,唱山歌仔的老者,把碧蓮寺渲染得熱鬧起來。

  許多年了,這一幕場景時常在內心湧現,如同泉水自地底湧出。來自母親的大地,有著血濃於酒的感情,那高音域的椰胡,緊緊繫住我悸動的心,縱使十七歲離家,常年羈旅異地,來自故鄉的聲音,依舊令我心弦悸動。

  那帶頭的老者,瘦瘦高高的身材,稀疏的頭髮幾乎已經快禿光了,猶自有樂天的仙哥仔心情。老者的大兒子是我的小學老師,和他一樣的身材,一樣樂天得仙哥仔般,常常在到學校的路上,自得其樂地哼著歌,一路山高水長地走著,那模樣真是可愛極了。老者拉著椰胡,其他人也彈拉著各色樂器,三弦、洞簫、月琴或其他,還有人輕輕敲打著小鈸,老者引吭而唱:

   飲酒嘛就要飲竹葉青
   採花嘛要採牡丹心

  唱呀唱的,歲月就拉長了起來。到碧蓮寺上香的村民們也樂了,不約而同地圍繞著山歌團站成一圈。那老者更起勁了,歌聲愈拔愈高,椰胡也拉得熱鬧起來,這時最忙的大概是敲鈸的,祇聞鈸聲鏗鏗鏘鏘,神氣得緊,老者一個拔尖,翻兩翻再上,椰胡拉到第三把位,忽地急停,大夥兒一楞,掌聲才如雷般響起。

  在這小小的、寂寞的山村,碧蓮寺的山歌仔,帶來清平歲月的歡喜,幾把簡單的樂器,幾個吟唱的老者,使山村因而稍稍不那麼冷清。帶著喜感的客家山歌仔,把原本單調的本土樂器渲染得熱鬧起來。說也奇怪,同樣的樂器,在京戲做工就細,身段也複雜,在客家山歌則是大開大闔,直來直往,鮮少婉轉委曲,雖也有採茶情歌之類的曲子,對唱著兒女情長,其實都還是樸實無華,隔著山坡對唱的時候,男的聲聲喊著「阿妹」,女的頻頻叫「阿哥」,好像也僅僅是這樣,沒有再更細膩的了,偶爾在旋律上耍兩句花腔,唱的人逗樂子,聽的人哈哈笑,一團和氣,生活便悠揚起來了。

  我總是想起碧蓮寺的山歌仔,雖然常年離家在外,故鄉依舊是心底悸動的弦,如候鳥般來去的逆旅悠悠,亦惟渲染著喜氣的山歌仔,留予我憩息的小小空間。那拉椰胡的老者,一個鷂子翻身,拔高了嗓子,第三把位的琴音,飛向雲霄,歲月,伊呀伊呀地拉長了起來……。

碧蓮寺在哪裡?

  碧蓮寺是日治時代的豐田神社,位在花蓮縣壽豐鄉豐裡村,確切的位置是豐裡村(日治時代豐田移民村中里所在地)南方,接近豐坪村(日治時代豐田移民村大平所在地)交界的地方,乃日治時代森本(もりもと,豐田人稱為摩里摩多)聚落所在地。

  省道臺9線224公里處是豐田,穿過街道繼續南行,至225公里處,向東有一條柏油路面的產業道路,牌樓上寫著“中山公園”。沿產業道路向海岸山脈而行,路旁的大王椰子樹,迎風搖曳行,行約1,100公尺即抵達碧蓮寺。另一條到碧蓮寺的路是在省道臺9線224公里處,左手邊看到三根水泥墩鐵柱,中間那根寫著豐山,鐵柱上掛著風車和白鷺鷥,這裡就是就是豐田。在三根水泥墩鐵柱的豐山地標,有一條小路穿過鐵道下方,可由此前往豐裡和豐坪村。沿著小路前行約200公尺右轉,南行約250公尺即為豐田主街道的中山路,左轉,行約900公尺,即可看見右邊矗立著碧蓮寺的鳥居。第3條路線是走省道臺11丙,至13公里處,有一座木造指標,上面寫著往碧蓮寺的方向,往西行約11,00公尺,即可看見左邊矗立著碧蓮寺的鳥居。

  鳥居在移民村中里(今日之豐裡村)附近,距離碧蓮寺約600公尺;寺前的日式石燈猶存和風,曾經倒置於茄冬樹下為桌,今己重行樹立;兩隻狛犬踞寺而伏,顯示此寺原為日本神社;其旁另有一對石獅子,乃戰後所置。   



◎碧蓮寺前的茄苳樹下,唱山歌仔的老者,把清平歲月渲染得熱鬧起來。

◎碧蓮寺的鳥居、石燈與狛犬。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