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9. Emil Gilels演奏Beethoven 15 Variationen Eroica-Themei; Mit Fuge


  也許,過程是美的。

  在Beethoven作品中,樂曲間千絲萬纏,剪不斷,理還亂,其間過程留下許多美麗的足印。

  1800年,Beethoven寫了《十二首對舞曲》(12 Contredanses)。

  1801年,Beethoven將12 Contredanses的第7首,寫成舞劇《普羅米修斯的創造》(Prometheus, op. 43)的終曲。

  1802年,Beethoven將Prometheus舞曲的終曲改寫為15 Variationen Eroica-Themei; Mit Fuge (op. 35)。這首鋼琴獨奏曲由獨創性的序奏部、主題、15段變奏、賦格曲所構成。

  1804年,Beethoven將15Variationen Eroica-Themei; Mit Fuge的序奏部與主題,用在《第三號英雄交響曲》(Eroica Symphony)的第四樂章,因而這首樂曲也被稱為《英雄變奏曲》(Eroica Variationen)。

  Emil Gilels演奏的Beethoven 15 Variationen Eroica-Themei; Mit Fuge,充滿了張力,鋼鐵般的觸鍵,交織著柔情似水。樂曲一開始,以低音部為主題的序奏部,Emil Gilels用緩慢從容的腳步出場,完全沒有英雄氣概的樣式,惟漫漫以行,序奏部與主題從容自指端流出。

  進入第一變奏,Emil Gilels開始展現精準的控制力,每一個變奏都淋漓盡致地展開主題變化。Emil Gilels右手的高音鍵彈得光輝燦爛,左手的低音鍵如鋼鐵般結實有力,將變奏和賦格的旋律線,清楚地呈現出來。

  華美的第十五變奏,Emil Gilels的左右手輪流製造出豐富聲響,時而高山巍巍,時而曲水流殤,將鋼琴的豐富音色極致展現。經過短暫的尾奏,進入終曲「如賦格曲」(Alla fuga)。這一主題取自以序奏部的低音,快活而強勁有力,在Emil Gilels指下,震撼的強奏,宛如將整個身體的重量往琴鍵槌去。

  結尾部的主題先在高音部,然後轉向低音部,最後以燦爛輝煌的演奏技巧結束。

  這首Beethoven 15 Variationen Eroica-Themei; Mit Fuge,展現Emil Gilels對鋼琴完美的控制力。1982年的錄音室數位錄音,距離他蒙主寵召的1985年不到四年。此時期Emil Gilels的系列Beethoven鋼琴奏鳴曲錄音,呈現論文式風格,每一個音符,每一個樂句,都經過Emil Gilels的精心設計,觸鍵和音量的控制,左右手的均衡,賦格的曲式,都匠心獨具,我喜歡這種精心設計的演奏樣式。

  Emil Gilels的系列Beethoven鋼琴奏鳴曲錄音,是二十世紀Beethoven鋼琴奏鳴曲錄音的一個高峰,而15 Variationen Eroica-Themei; Mit Fuge是群峰中的Mont Blanc。   



◎Emil Gilels 的Beethoven 15 Variationen Eroica-Themei; Mit Fuge,展現Emil Gilels對鋼琴完美的控制力。DG: P. 1982, C. 1982, 2532 024。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